出师不利

从一开始就把这场旅程看作一次冒险,于是乎,所有意外都成为了意料之中。入学前被前导师要求短短三个月要自学三门专业课作为“非人类学专业“研究生的特殊待遇;入学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唯一一个非英语母语的学生;入学后还是被前导师以“无人类学本科文凭”为由和其他同学差别对待,于是在入学一个月火速启动换导师程序,十月份成功换到现任导师名下。和现任导师吐槽前导师时,才知道他已经是名声在外的对女性非常不尊重且自负,庆幸自己及早做出行动,没有被前导师的歧视影响而丧失掉信心。

这次能够快速逃离学术职场PUA的精神打压,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我和同学们常态化的课后沟通,闲聊时候问及其他教授的学习、工作习惯,才知道我的经历是特例而非常态;并且两位研究生课程教授都非常认可我的写作能力和课堂讨论贡献,不断有同学开始私下阅读我的文章、和我单独交流学术,我才能够判断,我并不是前导师空口无凭地判断我没有人类学本科文凭而“不合格”,而是前导师不专业的体现。

除此之外,每天早起运动半小时;除了满是deadline的十一、二月,坚持每周例行一次户外徒步,也是保持高效学习和良好情绪的法宝。还有不能不提的,是我先生在我开学的头两个月几乎包揽了全部家务,前提是他自己也还需要工作,我才能心无旁骛的学习,之后慢慢适应了学习的节奏,我才开始分担一小部分家务。我的成长是先生无微不至的支持、照顾下才成为可能。

三个大问题:构建标准、寻找方向、学术写作

和跨行业的设计转型一样,在进入人类学世界的第一学期,面临的第一个紧迫且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在心中绘出一个新世界的好坏标准?我是通过观察有经验的同侪、教授,他们如何判断人类学作品学术水准的高低、好坏,以此作为参照,初步建立起一套自己心中的标尺。

和学设计时候一样,在不知道什么是好设计之前,我们要在书本资料中积累世界各地的设计历史和案例,在心中将时间、空间和物体构成映射,将不同时期的设计风格和历史事件串联,地域和地域之间存在哪些互相交流的关联性,从而能够明白设计的未来趋势走向。

对于人类学的学习,在没有形成自己的标准之前,教授的每节课精挑细选的文献阅读材料便是绝好的参考。观察文献的地域、理论流派、观点的相关性,可以在心中描绘出大致的理论地图,找到主要理论的贡献者。我现在离真正的全面了解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是可以以个人论文主题为例,比如我做“设计人类学”的方向,通过搜集材料也可以观察到,英国学者喜欢做设计的政治经济学话题、物质文化的议题,美国学者喜欢做商业设计观察,加拿大学者喜欢做设计和传统文化保护结合的话题,南美学者、有色人种学者喜欢做设计去殖民和政治生态转型议题。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警惕思维定势的问题,即高低论文引用率不代表绝对好坏,著名学者也可能会写水文、或是某段时间高产之后也会迎来低谷期,需要细心鉴别。

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人类学主题包罗万象,如何找到自己的学术方向?我似乎没有疑虑的,在入学第一节课被教授当堂提问学术方向的时候,就把“设计人类学”作为了我的方向,尽管当时我对它几乎没有了解,只是直觉它应该是我的命门了。影响我判断的来源是三位教授的话,一位是youtube上看的一位澳洲的学者,她说:“你的学术方向,一定是你对他抱有重大的好奇心,以至于你不把问题找到、写出来、并且尝试给出答案,你会一直心痒,以至于你无法置它于不顾。”一位是我们系里一位最年长的考古学教授,疫情期间还常常往返于希腊和加拿大做研究,她说:“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人生经历,对于学者而言,这些经历会引领你走向你的研究领域,而一个研究会开启另一个研究。”第三个忘记在哪里看到的,他说:“如果你觉得你找不到你想看的书,那么你就要把它写出来。”我自己的感觉是,十年设计经验,在中国最为高速增长的一段时期,在外企、民企、咨询公司的不同视角、规模下,也见证中国设计逐渐成熟,对于人类学研究来讲是取之不尽的素材,应该好好利用,不应该浪费。进入一段新的经历,并不是和过去说再见,而是将过去有意识的整合进现在和未来。

之后慢慢了解才知道,虽然“设计人类学”这个领域真正建立只有大概十年时间,但是在近五年来迎来的发展却非常可观,全球化、后殖民主义、发展研究的著名学者都相继进入这个领域,而全球设计教育也正在进行文化和社会转型,两个学科的重叠领域出现爆发式增长,无论在学术界还是产业界。

第三个问题比较偏操作性,当常用的视觉符号变成了异国的语言文字,设计师要如何写作?第一件事,是纠正写作是个人表达的误解,写作是一门需要打磨的“手工艺 (writing is a craft)”。作为研究生,如果能将写作变成每日的习惯,那么就超过了90%的同学。我没有每天写作,但几乎每上完一节课都会写一篇文章记录课程辩论中同学、教授的精彩观点和我的所思所想。

第二件事,多读,这个无法避免,单纯是课程阅读我们每周就要看超过两百页文献,虽然连英语母语的同学都表示很吃力,但必须完成,否则课堂讨论就会哑口无言。课堂讨论老师几乎不说话,偶尔引导,大部分时候都是同学之间互相激发,对每周不同的阅读文献进行全方位的学术探讨。此外还有自己写的主题论文需要的额外阅读量人类学的论文风格千变万化,我也不知道如何找到自己的风格,我尝试用教授做实验,每周试着模拟不同的文风上交每周的小论文主题写作,然后看教授如何点评,随后做自我纠偏。

第三件事,我也还在实验,是尝试将人类学理论视觉化,这样可以理解不同作者流派之间的关联、矛盾和理论沟壑。另外就是成立自己的写作小组,模拟同行评议的方式,给互相的论文提出建设性建议。

我在这个学期完成了两篇课程论文,一篇是设计作为公共问题,如何用人类学的视角去批判性审思设计的伦理;第二篇是设计人类学的现有文献综述,我比较占便宜是虽然人类学家对设计的看法不一,但是这个领域发展时间不长,我所做的是将它们归类成几个不同的大类,分别是“设计的政治性”,“设计导致社会变化的机制”,“设计作为一种思维和转化方式”,然后逐一拆解旗下理论。

展望下一个学期,将又会是很忙的一个学期。三月份需要将毕业论文开题;开始给一门本科课程做助教;还要对现有学术能力评估的不足做针对提升,比如创意写作能力、教学能力、科研经费报告书写作和申请等。除了“人类学研究方法”的一门专业课,因为对理论研究的兴趣,我在导师允许和鼓励下到英语言文化专业选了一门艰深的理论课——“人类世、批判理论和种族”,和在英语国家念英语专业的同学共事,还是有一点小期待的!

Competition over Collaboration

It sometimes make me sad, when thinks about everything frames in the neoliberal system that it deems to be highly unequal, exploitative and dispossessed, however, we can also not deny that the competitiveness moving both individuals and the world beyond its limit and it sometimes works for people who knows…

There are several things that confuses me today. First is why western academics must sustain the moral high ground? What is difficult in it for our professors admit and forgive their peers / ancestors saying “hey we are just a group of people making money by publishing papers and make…

Join today’s webinar of design anthropology with Murphy and Wilf, it is interesting to read people’s text first and meet in person. I would summarize several takeaway points from today.

Definition of design

the definition of design have no consensus yet, Murphy and Wilf choose a sociological and institutional understanding of design and…

There is similarity between material production and knowledge production, linking with a gradual split of brain and physical work in history. There is such roles like scholar and worker. They were the same long long time ago, and graduate split with division of labour. We can know see a trend…

The meaning of science, is that we provide disciplined guess for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to eliminate the feeling of uncertainty. We should be aware of that, our observation is not fact, because it does not escape deviation. We should not assert that our observation is truth. Positivity can be…

前几周有段时间,或许是秋分换季阶段,瑜伽时身体prana流动时的打嗝变成了干呕,强烈的气流通过干呕出来后,全身心进入一种轻快明亮的状态,这种强烈的反应延续了几周后又消失了,prana流动的打嗝也逐渐减少,或许进入了一个新的季节状态,身体的涨落,冬天就要来临。

左胯关节逐渐打开,在英雄式2时感受最为明显,积累的郁气慢慢排出、减少,是很好的进步。先生最近状态不佳,比较颓丧,瑜伽也没有很好的坚持,常常失去觉知,或许也和季节的变换有关,偶尔会敲打提醒。

近期瑜伽后大休息,出现周围声音全部消失的状况,然后逐渐过渡到仅剩秋虫的高频鸣叫。虽然大概知道蝉鸣还在,但是日常是难以察觉的。在那个状态里,除了尖锐的秋虫声,万籁俱静,今天刻意的观察听觉改变延续的时长,没有在继续冥想,大概持续了一到两分钟,高频的秋虫声又逐渐从前景退到背景,地下室锅炉的轻微震动回响又传了上来。

晚上会有些微抑郁情愫回现,对自己失去信心,对手上过多的任务感到无从下手;新导师的出现让我开心之余,也害怕自己会达不到她的期望,对不起她的帮助。各种情绪混杂之余,跳开来看,是“我”的逐渐显露,最近或许需要多做出离心和空性冥想,下定决心认出、减轻、断舍我执无明,并且增长智慧。皈依上师的冥想非常有用,能够让我从失去觉知的状态中抽离出来。道次第开始脱离冥想的时空孤立状态,融入了日常,继续在日常行走交谈之中练习冥想。

藏文的学习继续仅止于口语,告诉自己不可太过于贪执,全心投入每一节课,剩下的就交给时间。

It seems to be a trend in ethnography that evolves from encyclopaedia to thick interpretation and then loop back. What does it mean? Does it represent some paradigm change in how people perceive the world differently? When changes and novelties in great quantity we lose confidence and stop interpret, when…

I remembered how everyday things were strikingly beautiful in my grandpa and grandma’s home in the countryside. The cups, teapot, furniture, bedsheets were not expensively made but always with indigenous cultural soul in it, used, delicate and elegant. Many were ornamented with auspicious patterns, usually fauna and flora. Some were…

FISHIMMER

一點微光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